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大    雪

来源:自创 作者:吕聪慧 发布时间:2022-12-30 文字大小: |

大雪时节,山河浪漫,愿一切无恙。
  梦蝶、寒酥、琼瑶、青盐、玉栾……中国人对雪是有感情的,古往今来,人们对它的喜欢有增无减,总是用最美好的词语来称呼它。琼瑶满地,似玉的雪,洁白晶莹,雪如鹅毛柳絮、银沙碎玉,像玉一样透亮,像云一样轻柔。
  初雪的那天,和孩子一起学了两首诗《问刘十九》《夜雪》,“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应该是极好的朋友,才会在这样一个暮色苍茫的闲暇里,寒风瑟瑟,大雪飘飘,向朋友发出“能饮一杯无”的邀请?相信刘十九看到后,定会立即赶来,一饮而快。能在隆冬腊月里,在温暖明亮的环境里,围坐火炉,和把酒言欢的朋友一起,自然是人生一大乐事。
  岁月翻过一季,时令另起一行。一年岁暮,雪至此而盛,冬至此更寒。大雪,不仅落满了诗篇,也在老家的田间地头、炉火炖煮里打转着。
  姥姥家的厨房里,冬日里那烧得正旺的煤炉火上,养了半年的鸡此刻已在那口老砂锅里,咕嘟咕嘟地和香菇较着劲,氤氲的蒸汽里交织着菌香和肉香,就像她亲手做的那床棉被一样暖心暖身。
  老家做饭的煤炉一般很高,姥爷给姥姥和我盛饭得站起来,从热腾的锅里一勺一勺地盛,放在矮小的餐桌上,一家人动筷便开始温馨的晚餐。
  屋顶上的雪还没化。晚饭后迫不及待地钻进被窝,姥姥用玻璃水瓶装热水放进被窝,脚很快就暖暖和和的。关灯了以后,我安静地闭着眼睛,听姥姥和姥爷闲谈,他们总会说起他们那会的事情、舅舅们小时候的事情、我妈妈、姨妈小时候的事情,周而复始,不厌其烦。姥姥睡了以后,是我和姥爷的“故事会”时间,三顾茅庐、草船借箭、过关斩将、七步成诗的成语典故,都是姥爷通过讲三国教给我的,我的语文启蒙就是从那会开始的。挨着煤火的猫,听着听着睡着了,打着呼噜,我仿佛能感觉到它的肚子一起一伏的,不时还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时候,姥爷就会问我睡着了没,然后爷孙两个就在一问一答中结束我们的“故事会”时间。老屋的房后,有好几棵大树,那时候冬天的雪,比我们家的棉被还厚,忽然就听见姥爷说,快听,雪把外面的树枝都压断了。冬天里的乡村,到了夜里会格外的寂静,嘎吱一声,树枝带雪一整个都断了。雪还是簌簌地下,一刻也没停。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原来,这样的雪夜,我也感受过。
  说起大雪,忽然想起那个很冷很冷的冬夜。姥爷和我,还有那口老砂锅。等姥姥睡着以后,姥爷悄悄喊醒我,指了指老屋的厨房。新盖了楼房之后,但东面老屋的厨房没有翻新,在经年的油烟缭绕下,虽然点了灯泡,也还是有些灰暗。我和姥爷都喜欢豆腐,不管是小葱拌豆腐、白菜炒豆腐,还是炖老豆腐,都是我俩的最爱,但姥姥好像一点也不喜欢豆腐,以至于我和姥爷想打打牙祭,也只能选择她睡了以后。还没走到厨房,我已经闻到了香味。一闻就知道砂锅里炖的是老鸭汤,必是颜色澄亮,滋味鲜美。小火煨着,汤一直是滚的,嫩白的豆腐一小块一小块地养在里面,好像是涟漪下的小鱼一样,四处逃窜。我巴巴地仰着脸,看着姥爷,拿碗拿筷,等着那热气,等着那从热气里姥爷筷子夹过来的鸭肉和豆腐,最终一一地落在我的小碗里。姥爷说,快吃快吃,冬天晚上冷,吃吃暖和。小时候,姥爷对我的偏爱,我的理解就是坐享其成地吃饭。
  每每和姥爷再说起小时候的那个冬夜围炉,姥爷都笑着打趣,这好像不是吃饭,好像是地道战。我总是不以为然,觉得像是在玩。
  想着想着,念着念着,窗外竟又飘起了雪,像是传递想念的小精灵一样,拂面而来,和眼里的泪瞬间融化在一起。亲爱的姥爷姥姥,已经一年多了,你们在天堂还好吗?
  我在好好地生活,在好好地工作,好好地照顾我的孩子,用你们教导我的方式教导她,牵她的小手,带她踏春、冲浪、赏秋、听雪。
  大雪时节,山河浪漫,愿一切无恙。
  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冷,是大风大雪,还是人情冷暖,每每想到这些,我的心里总是温暖的。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豫B1-20060044 豫ICP备12008426号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