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生  日

来源:自创 作者:杨新勇 发布时间:2022-04-25 文字大小: |


 清晨起床发现父亲一个人坐在客厅,而且穿戴齐整似乎要出门的样子。“今个是恁姐50岁生日,我得给俺闺女过个生日去。”父亲郑重地说到。“咳,过生日都兴晚辈给长辈过,再说琪琪(姐姐的女儿)都大学毕业了还轮不到你。”我笑着说道。父亲没回答我,却给我讲了一件往事。
  那年秋天,患病多年又瘫痪在床4年的奶奶撒手离开了我们,只给母亲留下了村委评选的“孝亲好媳妇”的荣誉牌匾和数千元的欠债。没钱翻盖房子,一家人还挤在破旧的三间小瓦房里。第二年的夏天,姐姐接到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把终日集聚在父母心头的愁云一扫而光,这是我们家族出的第一个大学生。破旧的农家小院竟然飞出了金凤凰,这令父母在人前着实风光了一次。可姐姐的学费还没有着落,父亲拍下胸脯说:“放一百个心,咱闺女有本事给咱争气,就是再作难也要供应她。”
  父亲以前骑自行车卖水果倒腾鸡蛋,仅能支应家庭开销,如今除了还债还要供姐姐上学,父亲决定做“大生意”——赶着毛驴拉着板车换大米。我的家乡是小麦区,农户人家粮食多现金少,父亲就批发了一车大米换粮食,小麦、玉米、黄豆、绿豆、红薯干,只要能折现的都要,再把换回来的各种粮食卖给粮店,赚个差价。这种活很考验体力,卸车、装车都是实打实掏力气的活。那时候感觉父亲很瘦,但扛起一袋100多斤的粮袋走路能呼呼带风。我想一定是让姐姐读完大学的执念是父亲最大的动力。
  一车大米一般能卖三四天,父亲晚上就找个车马店住下。山路不好走,有时还得负责送货到家,再扛回换来的粮食。母亲有时候小声嘟囔父亲歇歇身体,累坏了可咋办的唠叨一番。可父亲一句孩子的学费咋办使母亲叹口气沉默了。
  有一年姐姐放寒假回家,第二天正好是父亲的生日。晚上卖完粮食赶着车到家的父亲正在忙着侍候他的大牲口,这时姐姐拿出了给父亲买的一个火车头棉帽还有几盒精美的鸡蛋糕。“爸,今个是您生日,给您买了礼物。”姐姐满心欢喜地递给父亲。“你咋乱花钱,给你钱是让你好好上学,买这些干啥?我不稀罕,退给人家。”父亲有些愠怒,劈头盖脸的训斥委屈得姐姐直掉泪。
  吃饭的时候姐姐抹着泪对父亲说:“爸,您看您现在瘦的,还有那顶绒线帽都烂了半边了,这么冷的天还跑那么远的路,我心里难受啊。”父亲沉默不语只顾埋头吃饭。晚上父亲感慨地对母亲说:“咱妞真长大了,知道心疼我了。”再次出门的时候父亲很认真地戴上了那顶崭新的火车头棉帽……父亲愣是靠着自己的双手不但还完了外债,供了我们姐弟俩上学,还翻盖了我们家的房子。
  晚上我们全家开车带着父亲给姐姐庆生。说起往事,已经是中学校领导的姐姐听得眼睛潮红,笑着说:“爸,几十年前的一点事还记得这么真?您才是咱家的功臣,如今的腰疼腿疼不都是因为我们落下的。”在一旁听得入神的一零后女儿大声说:“爷爷您真伟大!”逗得正在喝汤的父亲笑呛了。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豫B1-20060044 豫ICP备12008426号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