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记者节惊魂

来源:自创 作者:邵群轻 发布时间:2020-11-11 文字大小: |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在一家小报当编辑。11月8日是记者节,上午副总编辑把我们大伙都叫了去,说今天不论记者编辑,大家都到外面跑跑转转采访点东西,给报纸增加看点。

副总编辑特别交代我一个采访任务:前一段时间精神病医院烧死一个患者,据说案件已经了结,让我到他家去了解情况,回来写一个特稿。

我抬头看了看外边,老天爷铁青着脸,小北风呼呼地刮着,小雨夹杂着雪花直往人的脸上搧,心里直骂着这鬼天气很不情愿地往外走。

死者生前是煤矿上的一名厨师,生病后被送进市里的精神病医院,在医院有人陪护,怎么能活活烧死呢?这就是我今天前去采访家属了解真相要解开的谜底。

那时交通很不方便,柏油路坑洼不平,公共汽车在路上颠簸着,大约一个多小时我来到死者所在的乡镇。

问了问要去村庄的道路,本想找个车,可在这样的天气里,大家都冷得蜗居在家里,还有谁愿意在外抛头露面呢?我只好踏着泥泞一步一步向自己此行的目标走去。

雪越下越大,我顾不得自己的形象,蜷缩着头大约走了七八里路,终于走到了要去的村庄,通过询问走进了采访对象家里。

这天正好是死者五七,死者的女儿刚从坟上回来,听我自我介绍说明了来意,她顿时提高了警惕。不一会儿,死者的家人陆陆续续回来,问我的工作单位,要看我的记者证或者介绍信,我都没有带。他们怀疑我是假记者,对我露出敌视的目光。

院子里很多人,有的手拿棍棒,有的手拿铁锨,剑拔弩张。我平日采访,从没见过这个阵势,不由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要说我,就连我的许多同仁们在那个年代也不是都有上级统一颁发的记者证。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我心里暗暗着急,没想到事情闹得这么糟糕,弄不好今天要白挨一顿打,懊恼着出发前怎么没考虑周全,为什么不开个介绍信以备万一呢?忽然我看到桌上有一部红色固定电话。有救了!我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我拨通了副总编辑的电话,说了情况,他大吃一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你让村里管事的人接电话!

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拿起了电话。听完电话,他两手一把抓住我的双手说,我是这个村的村长,兄弟,让你受惊了!来,坐!前几天他们家的事才说清,医院包赔了五万元,放在家里没几天,就有骗子上门了,我们还以为你是骗子呢。今天你来采访是为他们好,没想到搞错了,千万别上心,哥哥代表他们全家向你表示歉意。外边的人,都散了吧!

听了村长一席话,我仿佛在坐过山车一般,心慢慢放了下来。误会解除了,我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提出了告辞。

村长一再挽留,我心想,既然走不了,还是把今天的采访任务完成吧。我拿出了采访本,调整好心情对当事人进行了采访。

门外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副总编辑在镇办公室主任的陪同下走了下来,把我接了回去。

几天后,我平静下心来写出了《精神病患者烧死在精神病医院为哪般》的文章发表了,编辑问了问我的采访经过,惊讶地说没想到你这次采访还很惊险哩!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1-20060044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