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工团园地

矿山黑玫瑰的梦

来源:自创 作者:杨小静 发布时间:2020-09-27 文字大小: |

多年来,她们凭着一份责任,成为筛选战线上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凭着一份热爱,皮带、监控器、螺旋筛已经成为她们生命中的“伙伴”;凭着一份执着,她们与煤结缘,与乌金作伴。有人说她们是煤楼上的“淘金者”,我觉得她们是煤楼上绽放的黑玫瑰,铿锵形象让七尺男儿自叹不如。

最实在的梦

众所周知,在女性从事的煤矿工种中,拣矸工无疑是最脏、最苦、最累的工种,每班8小时不断重复着伸手、弯腰、挑拣、投料的机械动作。所以在外人看来,选矸工是一项十分单调、枯燥、乏味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机械地重复单一而并不简单的工作。

拣矸要做到眼明手快。在长期的实际工作中,她们早就练成了火眼金睛,在飞转的皮带上,快速地从矸石、杂物里准确地辨识出乌金煤块,又准又快地将一块块煤块拣起送进溜槽里。她们知道如果误把大块矸石投入溜槽,容易导致破碎机损坏,造成筛选系统全线停产。因此一班八个小时她们必须始终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

到了炎热的夏季,由于筛选系统机器设备多,散热量大,一班下来全身都湿透了,但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她们的工作质量。

筛选厂的女工大多已为人妻、为人母。她们用自己柔弱的双肩一头挑起工作的艰辛,一头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在周而复始的日升月落中,在工作岗位和家庭之间不停地忙碌着。

裴宝菊是杨河煤业公司筛选厂的一名选矸工,长年累月地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谈到梦想,裴宝菊说:“忘记一切,睡一个囫囵觉就是我的梦想。说真的,每天从上班开始,我们就要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有时上夜班,困了、累了,就喝点茶或者给眼睛擦点风油精提提神。”

也许安心睡觉就是每一位选矸女工最大的心愿。

最真诚的梦

宽大的工作衣遮住了美丽的身材,时尚的发型也只能老老实实藏在安全帽内,煤楼上的卫环不停在机器轰鸣、皮带飞转的两侧来回穿梭。高高的煤楼上,在巨大的机器以及上百米长的皮带巷映衬下,她愈发显得单薄。

虽然处暑都已经过去了,但在筛选厂3#胶带机机头女工侯卫环的脸上依然挂着汗珠,笔者走上煤楼时,卫环正站在分煤器上处理粘在上面的煤尘和杂物,瘦弱的她拿起一根钢钎奋力捅去,那些粘在钢板上的煤尘像顽皮的猴子紧紧抱着钢板不撒手,一下、两下、三下……终于抵不住女工的倔强,乖乖地随着煤流流向煤堆。

作为一名胶带司机,她技术娴熟,得心应手,并不断重复着开机、停机、倒翻煤板、清扫皮带周围散落的煤尘(一班大概3吨的清煤量)等工序,一班下来不得停歇。“如果不勤快点,不用风枪及时疏通,下煤筒囤住是分分钟的事,稍不留神就会造成全矿停产,每班保证筛选系统畅通,安全生产,辛苦点值了。”

“筛选厂作为矿井煤质管理的最后一道关口,任何一道工序和设备出现问题,都可能给整个企业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是我上班的第一天,厂长在班前会上讲的,所以我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分仓储存是我们公司保煤质的重要手段之一。它主要依据灰分仪的数据分析,她告诉我:“为了保证灰分仪数据精准度,每班至少要清扫周围杂物三次。”

和卫环一起来的一批女工大部分因受不了筛选厂的工作环境纷纷选择了离开,我问卫环为什么还坚持守在这里?卫环说:“我初到厂里,厂里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就拿去年来说,婆婆要到老家办事,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如此一来,年幼的孩子便无人照看……厂里了解情况后,安排我上八点,直到婆婆从老家归来,这在我原来的单位是没有过的。”

卫环说:“我是因为去产能来到这的,所以我对企业兴我兴这句有着亲身的体会,我现在最大的梦就是希望煤炭企业能够平稳发展。”

她们坚信:守住今天,为明天企业的奋起保驾护航;守过寒冬,为春天的勃发蓄积力量。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1-20060044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