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明创建

生活处处有清欢  ——读沈复的《闲情记趣》

文章来源:郑煤集团公司 作者:吕春丽 发布时间:2019-05-10 文字大小: |

  


惟每年篱东菊绽,积兴成癖。喜摘插瓶,不爱盆玩。非盆玩不足观,以家无园圃,不能自植,货于市者,俱丛杂无致,故不取耳。其插花朵,数宜单,不宜双,每瓶取一种不取二色,瓶口取阔大不取窄小,阔大者舒展不拘。自五、七花至三、四十花,必于瓶口中一丛怒起,以不散漫、不挤轧、不靠瓶口为妙,所谓“起把宜紧”也。或亭亭玉立,或飞舞横斜。花取参差,间以花蕊,以免飞钹耍盘之病;况取不乱;梗取不强;用针宜藏,针长宁断之,毋令针针露粳,所谓“瓶口宜清”也。视桌之大小,一桌三瓶至七瓶而止,多则眉目不分,即同市井之菊屏矣。几之高低,自三四寸至二尺五六寸而止,必须参差高下互相照应,以气势联络为上,若中高两低,后高前低,成排对列,又犯俗所谓“锦灰堆”矣。或密或疏,或进或出,全在会心者得画意乃可。

至剪裁盆树,先取根露鸡爪者,左右剪成三节,然后起枝。—枝一节,七枝到顶,或九枝到顶。枝忌对节如肩臂,节忌臃肿如鹤膝;须盘旋出枝,不可光留左右,以避赤胸露背之病;又不可前后直出.有名双起三起者,一根而起两三树也。如根无爪形,便成插树,故不取。然一树剪成,至少得三四十年。余生平仅见吾乡万翁名彩章者,一生剪成数树。又在扬州商家见有虞山游客携送黄杨翠柏各一盆,惜乎明珠暗投,余未见其可也。若留枝盘如宝塔,扎枝曲如蚯蚓者,便成匠气矣。

                                                                                                         ——摘自《闲情记趣》

暮春深夜,灯影映窗。仔细品读沈复的《浮生六记》之《闲情记趣》,感动着作者的豁达和乐观,学着品味生活中的小清欢。

沈复,字三白,清乾嘉年间苏州人,出生于衣冠之家,父亲幕僚一生,先是生活小康,尔后家道中落。虽是平民百姓,没有功名,却是个多才多艺的知识分子。家计清贫,有段时间甚至是饥寒交迫,他和妻子陈芸却志趣高尚,情投意合,始至不渝。他们吟诗,作画,郊游,聚友,烹肴,兴趣昂然,意兴飞逸。 而后来,终于因为封建礼仪家教之害,历尽坎坷,最终天人永隔。芸死后,三白“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

沈三白一生,坎坷太多。有段时间他甚至已到山穷水尽的状态,腰间挂着干饼,鞋湿泥泞,露宿野庙,四处借钱。而他在贫困逆境中仍豁达乐观,忍辱负重,不屈不挠地对待生活,实是寒士中的佼佼者!不管是游幕经商,还是奔波劳碌时,他依然兴冲冲地,在困顿中保持着乐观,阅历了无数山水风光。过绍兴,游西湖,上寒山,阅徽州,登腾王阁,入广东,出函谷关,浪游之愉,不一乐乎!石湖看月弹琴吹笛,与友人指点山水,评议风光,激扬胸怀,于众人赞叹之风光盛处,清醒地独出已见。

物质的匮乏固然给一个人的生活带来很多限制,有许多事情心有余而力不足,但人生的乐趣并不能因此而打折扣。物质丰厚,未必就能心满意足;人在陋室,照样可以活得悠然自得。在此方面,作者沈三白给了我们很多启发。

作者天生就是一个乐观旷达的人,从小就充满好奇心,从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寻找乐趣。尽管他也因自己的好奇和调皮吃了不少苦头,但回想起来,还是以快乐居多。日后的生活虽然遇到不少坎坷,但一颗天真、好奇的心却没有改变,作者的回忆显然并不仅仅是为了怀旧,他很想让读者细细体会怀旧背后的东西。

《闲情记趣》是《浮生六记》的第二卷,从作者本人要言不烦的叙述来看,他特别喜欢养花种草,对盆景、园林等也十分喜爱。在为生计奔波操劳之余,忙里偷闲,找到了一方心灵的净土。在这里,他可以充分施展自己的才情,既是在生活,也是在进行艺术创作,并经常和妻子一起欣赏自己的得意之作,平淡的日子散发着清新的艺术气息,清贫的生活因此而充满情趣。这些看起来似乎平淡无奇,但不是谁都能做到的,特别是一个身处逆境的读书人。在轻松、恬淡的叙述之后是一个坚强而不失乐观的人,这就是作者沈复留给我们的印象。尽管有关他的记载很少,但他给我们的印象比那些正史里的传记更为清晰,更为深刻。

尤为让人称道的是,作者对园艺并不是一般的喜爱,而是达到了专业的水准,为此他还向高手学习过。在此方面,作者表现出不俗的艺术修养和高超的才能。生活的乐趣不能仅满足于发现,还要会制造。有了这门手艺,作者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欣赏趣味,亲自动手。于是,一块石头,一根树枝,一只昆虫,到了他的手里,马上像变魔术一样,成为精雅别致的艺术品。有了这样的爱好,有了这样的技能,就能每天沉浸在自己营造的艺术世界里,平淡的生活顿时充满了诗情画意。靠金钱也可以买来很多高档艺术品,但拥有者得不到这些乐趣。可见人生的得与失是不可一概而论的。

在谈起自己的这些爱好时,作者特别强调节俭,并介绍许多“节俭而雅洁”的好办法,其中有不少让人拍案叫绝的奇思妙想。确实,节俭并不一定意味着简陋和寒碜,并不一定意味着生活品味的降低。关键是得会生活,会打理。一座不大的居室,经过作者巧妙的改造,一样精巧别致。普通的饭菜装在形如花瓣的精致碟子里,吃饭都有别样的感觉。几个木条的简单组装,种上花草,就是一座精美的活动花屏。就连穿衣、喝茶这样再平常不过的的事情,都可以找到既节俭又不失情趣的好办法。

尽管有一段时间住在朋友的房子里,但作者并没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反倒把这里变成了一个艺术家的俱乐部,三五知已,不时欢聚,人生之乐,莫过于此。对于一个善于生活、懂得生活的人来说,只要用心去寻找,用手去实践,乐趣就在其中。感谢作者,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了我们这个浅显但实用的道理。

不雨花自落,无风絮自飞。一年又一年的光阴如同树叶,绿了又黄,黄了又绿,我们在感受时光风一般掠过的同时,应记取人生最朴实、最单纯、最平淡的幸福值得好好珍惜。无论红尘怎样喧嚣,人生如何苦累,放慢脚步,审视自己,在人生的渡口,和最好的自己相遇。

台湾著名作家林清玄说:清欢是一种生活姿态,是一种寻找自我的方式,是一种至高的人生境界。它并非来自别处,而是来自我们对平静、疏淡、简朴生活的追求和热爱。在复杂的世界里,愿我们做一个简单的人,放下执念,不浮不躁,不慌不忙,以清静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淡定从容地过好每一天。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3-2016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1-20060044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备案号: 豫ICP备1200842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