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那年,那车,那地摊

来源:自创 作者:陈秋生 发布时间:2020-09-04 文字大小: |

三十多年前,我十来岁,正是缺吃少穿的年代。好在政策开放,人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自谋出路。经舅舅介绍,把他村的一台老式炸玉米花机低价转卖给了我家。于是,每年冬天和开春,父亲就拉起架子车,装上炸玉米花机、煤炉、布袋、一袋煤、风箱,还有一个我和母亲缝的布书包,走村串乡摆地摊。

炸玉米花一般选取大村,人多,一待一天,有生意。我和父亲一般把地摊摆在村子的中心十字街,这儿人多消息传得快,四面八方的人容易集中。安好煤炉,生好火,炸玉米花机摆弄好后,我们的地摊算是摆好了。听到父亲招徕生意的吆喝声,村里人都会挎着竹篮,掂着布袋,端着簸箕,从不同的方向聚集过来。有的炸玉米花,有的炸大米花,有的炸麦仁,有的炸黄豆……想吃啥都来炸啥,炸的最多的还是玉米花!因为我们这缺水,旱地多,很少种稻子。

父亲忙起来了,他把葫芦形的压力锅架在小火炉上预热,一手往火炉子上加煤,一手摇动锅子,左转转,右转转。我就坐在旁边小凳子上,一边听铁锅转动发出的嗞嗞的响声,一边使劲拉动风箱,伴随着我的“呼——哧——”声,那红窜窜的火苗冲破煤饼的阻挡,蓝色的火焰包围了锅子。

锅预热好了,父亲把自家带来的玉米当第一锅。打开小圆盖,父亲把锅子倒立在地上,装好玉米,一切准备就绪,父亲一边有规律地摇动手柄,一边给小火炉加煤,那锅子就像快乐的小鹿,欢快地在煤炉上跳起了圆圈舞。父亲的手没有一丝停顿,如果受热不均匀,锅里的玉米不会炸出好看的花。如果压力不足会炸出哑巴豆(不开花),有时温度太高,玉米会在锅里变黑,也炸不开花。所以,锅子的温度、压力的大小、炉火的大小、手摇的快慢都影响着炸出的玉米花的品相。

父亲做事善于总结经验,他时刻关注着炉火的大小和压力变化,手始终不停地转圈圈,当压力快要达到时,就会让我停止拉风箱,我知道,马上就要开锅了。于是,我就往父亲身后躲去,双手紧紧地捂住耳朵,因为那“嘣——”的声响,声音大得吓人!父亲看一下压力表,突然停下摇动,把锅子快速从炉火上取下,锅口对准麻袋,一手握着把柄,一手拿起套管,用力向下一压,锅盖打开,“嘣——”的一声巨响,受高压高温蹦出的玉米遇到冷空气后迅速爆炸,变成了一粒粒披着金色外衣穿着白色花裙的小精灵。父亲半弯的身影笼罩在腾起的白雾中,空气中飘散着爆玉米花的甜香……

忙碌的一天在弥散着爆米花香味儿的空气中开启了!父亲把玉米花倒进竹筛里,让乡亲们吃着等着闲聊着。炸一锅两毛钱,遇到难家儿,少要点,遇到熟人免一锅。就这样,一天的时间慢慢过去了,天色渐渐暗了,等炸完最后一锅,天已经完全黑了,我摸摸背的花布书包,鼓鼓的,我知道那里面一分两分五分多,也有一毛两毛五毛的,一天的辛苦顿时不感觉累了。

父亲的脸上布满了煤黑,身上落满了煤灰。收摊时,他用毛巾使劲拍打肩头和前襟,我帮忙拍打后背,那附着的煤灰都随着爆玉米花的香味儿飘散在夜空中。

乡间蜿蜒的土路上,乘着月色,我和父亲踏上回家的路。父亲拉着架子车,车上有炸玉米花机、火炉、布袋还有我和背着的花布小书包……

难忘的岁月,如醇酒愈酿愈香;难忘的奋斗,如策鞭砥砺前行;难忘的经历,如山泉滋润生命!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1-20060044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