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父亲的情怀

来源:自创 作者:苏艳 发布时间:2024-06-18 文字大小: |

     我的父亲叫苏凌祥,是一名米村矿退休的普通工人。他虽然大字不识几个却教会我们如何做人、做事;虽然不善言谈,却用实际行动温暖着身边的人。 

  在我小的时候有件事一直困惑着我:为什么别人家都是同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住在一起,而我们家却住着一位外来的老太太,年龄比我爷爷奶奶还大,父亲让我们叫她姥姥娘,并且叮嘱我们兄妹三人要好好孝敬她!尽管当时内心有很多问号,但我们还是照做了。我依稀记得儿时,父亲常年不在家,即便是回来,住不了几天很快又会离开,每次他回来都会带好吃的背着我们姊妹几个给姥姥娘。当他离开家后姥姥娘总会拿出我们从未见过的食品给我们吃,当时别提多高兴了!自我记事起我就和姥姥娘住一个屋,躺一张床,我经常给她端洗脚水、暖被窝,晚上她抱着我给我讲故事,我也会唱歌给她听,和她在一起我也很开心。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地了解到她是我们村的孤寡老人。父亲觉得她无依无靠,就把她接到我们家居住,生活也有个依靠。一块生活久了,我们觉得她早已是我们家庭中的一员,更是我们无话不说的亲人。 

  1971年,父亲从杞县到米村矿工作。为了让家人生活稍微好一点,他主动要求调到收入稍高的采煤一线。尽管一年也就回家两次,但他总是带些补品、生活用品给姥姥娘,每次离家上班前总叮嘱母亲好好照顾老人。听母亲说,父亲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她这一生太苦了,咱们自己也尝过艰难的滋味,更不能再让老人受苦了”。 

  父亲和母亲分工明确,父亲在矿上挣钱,母亲在家照顾老人孩子、种好庄稼,日子也一天一天好起来了。1992年,为了有更好的发展,我们举家搬到矿上。听父亲说,他还担心姥姥娘会不愿意离开故土,没想到她什么都没说便同意了。那一刻,父亲真的很欣慰!老人初到矿上生活很不习惯,但她也不说,经常一个人坐在屋里发呆,父亲发现后就利用业余时间带她熟悉环境,买来收音机让她听喜欢的戏曲,我们也经常带她去矿上的花房赏花、到米村街上转转,她慢慢就适应了在矿上的生活,逢人便说:“我做梦也没想到跟着凌祥会过上这么好的日子,我这幸福的老太婆要活上100岁!” 

  然而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姥姥娘和我们一起生活了27个年头后离开了我们。她无疾而终,走时很安详,嘴角似乎还挂着微笑。 

  在我十几岁时,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家里存放的1996年1月10日的《郑州矿工报》,上面登载着一篇冯丙寅所写的《真诚的爱》,是表扬我父亲收留烈士母亲的事迹。我才明白姥姥娘的身世以及和我们家的关系,儿时的诸多疑问被解答。原来姥姥娘在30岁时便失去了丈夫,在45岁时儿子参加解放军为国捐躯,在69岁时唯一的女儿又因病去世。儿子战死疆场她没有落泪,觉得是为国家为人民,值得;可女儿又先她而去使她顿失生活信心,感到绝望,一度有了轻生的念头。父亲得知这种情况,觉得这位老人无儿无女,甚是可怜,就义无反顾地把老人接到自己家中,让她老来有个憩息之所。尽管这在那个年代对一个原本就揭不开锅的家庭来说是雪上加霜,但是父亲毫无怨言,总是说以后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我是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读完了这篇文章的,父亲在我心中的形象也变得无比高大! 

  2022年,父亲已过了古稀之年,仍有一个存在多年的心结无法释怀,一个夙愿未完成,就是要找到我姥姥娘的儿子埋葬地或遗骨。当他看到中央电视台的《等着我》栏目时,仿佛看到了希望。他期期必看,也希望能通过栏目组找到舅姥爷坟墓的下落。他就让母亲多次拨打热线电话,但毫无结果,使他倍感失落。我很不解的问父亲,舅姥爷1946年年仅19岁就牺牲了,现已过去70多年了,期间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去哪找呢?父亲说,以前咱家穷,没有条件替她寻找,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不缺吃也不缺穿,我就想哪怕是到他坟上抓把土埋在你姥姥娘坟上,让她儿子以后一直陪着她,也算他们母子最终团聚了。现在我快八十岁了,更迫切地想完成这个心愿,也算给你姥姥娘一个交代。我又一次被父亲感动了,被父亲的情怀感动了,这一刻我觉得我的父亲无比的伟岸! 

  看到父亲这么执着,我们全家发动亲戚朋友,在杞县政府的支持下,多次到杞县民政局、县党史办、山东曹县党史办等有关部门递交材料,寻求线索。终于,今年4月,在山东曹县找到了舅姥爷当年战斗的发生地——曹县城东南,据史料记载,1946年4月,他们连与敌人经过多次激战后中了埋伏,全连无一生还,这也是难以寻找他们信息的主要原因。如今由于时代的发展与变迁,当年的战场已经被开发成了一个休闲公园。 

  5月23日,我父亲在母亲和哥哥的陪伴下前往山东曹县,经过两县党史办同志的帮助和指引,在公园一偏僻处,父亲亲手掬起一团泥土,用崭新的红布包起来带回到杞县烈士陵园,并立碑纪念。让英雄魂归故里,“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我想,姥姥娘与舅姥爷若在天有灵,此时肯定会感到无比欣慰吧! 

  如今每看到父母开心的笑容,舒畅的心情,作为子女的我们也很高兴,祝愿他们健康长寿! 

  致敬,那些千千万万像舅姥爷一样为建立新中国英勇无畏的先烈们!致敬,那些千千万万像父亲一样为建设新中国默默付出的劳动者们!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豫B1-20060044 豫ICP备12008426号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