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又是一年麦子黄

来源:自创 作者:王艳 发布时间:2024-06-07 文字大小: |

 路过一片麦田,一阵热浪袭来,那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我知道麦子熟了,收割的季节到了。收割的是麦子,收获的是昨天撒下的希望。思绪将我拉回三十年前豫西南地区的一个小山村,也是这样的六月,也是这样的麦田……

  

仿佛只是几天的时间,山坡上、低洼里的小麦依次变黄了,一片片一层层的麦田翻滚着金黄的麦浪,等待着农民开镰收割。对农村人来说,一年到头粮仓里能收多少,一家人的肚子能不能吃饱,全看这几天。外出打工的人们大包小包从四面八方赶回来,乡里村里的学校也给孩子们放了麦假。繁忙的季节也是团圆的时候,处处散发着麦子成熟的味道,涌动着丰收在望的喜悦。

  

收麦子的准备工作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最先的就是平场,趁着五月份不忙的时候,人们赶着套有圆柱形石碾的牛或者马,在麦场上一圈又一圈地踩踏碾压,场上松软的土被压得瓷瓷实实、平平展展,这样才能作为碾麦的场地。临近收麦,其它准备工作也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芦苇席子该修补的修补,擦洗干净后晒干,木杈、木锨、镰刀、磨刀石都从偏屋里翻腾出来,该紧固的紧固,该磨光的磨光。趁着间隙赶个集,买些绿豆、西瓜、蔬菜等,再蒸上几大锅馒头,腌上一罐咸鸡蛋,一旦到了收麦子的那几天,哪里还有时间做饭,熬上一大锅绿豆汤,咸鸡蛋就馒头最为省时也最为方便。

  

麦子说黄就黄,家家严阵以待,人人磨拳擦掌,眼前的收麦已然不是收麦而是抢麦。麦子成熟时,就看天气给不给力,长在地里的叫庄稼,打到仓里才是粮。夏天里的雨说来就来,往往前半晌天空还干净湛蓝,后半晌就风起云涌,成熟的麦子一旦淋了雨,即使晒干了吃起来也很黏。如果这个时间遇上持续阴雨天,没有收割的麦子就会发霉发芽,这也是农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

  

割麦从一大早开始,晨曦微露,这时候天气凉爽,家里当家人率领全家大小,拉上木板车,提上一大壶竹叶水,一人一顶草帽,人手一把镰刀,浩浩荡荡,直奔麦田地头。

  

一顶顶金黄的草帽在金色的麦浪里窜动,人们一字排开向前推进,左手握麦右手划镰,动作熟练又麻利。随着喀嚓喀嚓的镰刀收割声,一溜溜麦子应声倒下,割下的麦子还要绑扎成捆,三五捆竖在一起。随着太阳慢慢升起,火辣辣的太阳毫无遮挡地照下来,大地也被烤得炽热,人们脸上背上汗水直流,用衣角或者毛巾擦一下脸就要继续,手里的镰刀不停歇,长时间半弓着腰身,站不直也蹲不下,割上一垄麦,腰酸背疼浑身散架,只有在编捆麦绳的间隙才能直直腰,抬头望望前方,脸和胳膊也时常会被麦芒划出一道道伤口,汗水浸泡后更加刺疼。大一点的孩子会随着大人收割麦子,小一点的孩子则跟在大人的后头捡拾洒落的麦穗,但仍然不忘冒着被麦茬戳破脚的危险追逐打闹,麦田里不时传出大人们的交谈声,孩子们的玩闹声、笑声,鸟叫声。

  

因山村地势影响,家乡没有特别大的地块,每户的地都是这儿几分那儿几分地分散着。一块地的麦子收完就会被运回麦场,在打麦机没有轮到我们村之前,收回来的麦子被垛成麦垛,一捆一捆、一层一层叠放成圆形麦垛。起麦垛不仅是一项力气活更是一项技术活,要麦垛底部坚实、顶部饱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往往需要三五个大人配合。有人用木杈递送麦捆,有人在垛上摆放压实,垛好的麦垛像一个个蒸熟的馒头稳稳坐落在麦场之上,麦垛的大小就能看出这家人收成的好坏。这时的麦场无疑又是孩子们喜欢的玩耍道场,穿梭在麦垛之间,你追我赶,东躲西藏,玩得天昏地暗甚至忘了回家。

  

又是一年麦收的季节,远处蔚蓝的天空下,有几片洁白的云朵缓缓飘过,城市的喧嚣声中,我依然想起麦收时节家乡繁忙的景象……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豫B1-20060044 豫ICP备12008426号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