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姆 娘

来源:自创 作者:魏德平 发布时间:2021-09-22 文字大小: |

2018年七月初一,新密米村传来消息,姆去世了,享年98岁。

我的心撕裂般地疼痛起来,眼前浮现出姆那慈祥的面孔,耳边响起她的轻声呼唤:“是德平回来了吗?”

托付好手边的工作,我踏上了魂牵梦绕的故土。

姆家住的村子叫士郭,村前有座寺庙叫报恩寺,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曾是一所学校的校舍。我母亲是县里的公办教师,经常轮流到各个学校任教。在我出生的1965年,母亲就在姆家村前的学校当老师。带着吃奶的孩子上课有诸多不便,校长说,我给你找个保姆吧,你会满意的。后来才知道找的是学校伙房陈师傅的老伴儿,当时她刚带大了另一位老师的孩子,就接下了我,说起来真是缘分。由此,我便开始了长达六年与姆一起生活的日子。

1965年正是文革的前夜,教育系统的政治学习抓得很紧,几乎每个月各学校的老师都要到公社集中学习几天,吃住都在那里。我母亲去学习的时候还要带着吃奶的我,姆也跟着去。那年冬季的一天,学习班结束时已是掌灯时分了,天上飘着雪花。姆抱着我,母亲推着自行车,深一脚浅一脚地摸黑回家。田埂的小道上非常难走,姆一不小心摔倒了,顾不得自己马上抱紧我,小声呼唤着“德平回来吧,德平回来吧!”唯恐吓着我了。后来母亲不止一次地跟我提起这件事,说姆是真心疼爱我,长大后一定要对姆好。

姆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学校毕业后参了军,平时很少回来,我对他没有印象。姆的女儿叫书花,嫁到了临近的村子,平时经常回来帮母亲干点儿活。二儿子叫书进,一天学也没上过,从小放羊,后来学会了打石头,成了远近闻名的石匠,他是我小时候的偶像。

公交车在姆家的村后停了下来,我走进村子,老远就看到姆家墙外搭的灵棚。转过墙脚走入大门,上台阶进了上屋,屋子中间摆着一个硕大的水晶棺。“德平来了,太好了,快去喊书进家的。”大嫂和书花姐热情地招呼着,我说让我先给姆磕个头,然后跪到地上点了一把纸钱,恭恭敬敬地给姆磕了三个头,再起身慢慢地环绕水晶棺一周。透过玻璃看到姆那瘦小的身躯包裹在花团锦簇中,是那么地端庄祥和,与我梦中的一样。

“姆,我来陪您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姆个子不高,记忆中的她总是穿着一件洗得干干净净的深蓝色大襟衫儿,扎着裤腿儿,头发往后挽成一个圆髻,给人干脆利落的形象。“德平来啦!”一声招呼,把我从回忆中唤醒,原来是书进嫂子迎过来了。“恁姆成天念叨你,一听到门外有动静,她就会问:“是不是德平来了?”听到这话,我不禁潸然泪下,回应道:“是的,嫂子,我知道!”

自从1971年我离开姆家回父母身边上学以后,村里的景象总是出现在梦里,久久不能忘怀,以至于每隔一段时间姆来看我时,我都会跟她再回村子里住上一两天。有一次我又要跟姆回去,母亲就对我说,明天全家都要去郑州,去转商场、逛公园儿,还要买新衣服。就这也没能动摇我跟姆回去的决心,这令我的父母唏嘘不已。因为经常来往,日子久了就成了一门亲戚,逢年、过节、过会、婚丧嫁娶办事儿时,父母都会带我回姆家探望。

书进嫂子对我说:“你工作忙,吃过午饭再走吧?”我说,今天不走啦,我在你们家长大,就是姆的另一个儿子,我想尽尽孝心。在场的人泪目了,都说恁姆泉下有知会高兴的。正说话间,书进哥回来了,说:“你来了,恁姆就放心了。”我说:“姆是我的贵人,也是我的母亲,晚上的祭奠仪式,我想跟着你为姆行孝。”他马上就答应了:“好,你跟着我,我们一起行好孝!”

吃过午饭,闲来无事,我就来到了姆家老宅的街上,想找回儿时的记忆。在老街上转了两个来回,居然没找到姆家的大门,不对呀,去年来的时候还在,怎么就不见了呢?于是就向路旁的一位大娘打听,才知道年初的时候老房子塌了一个角,没法修了就扒了,改建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在大娘的指引下,我来到了儿时常常玩耍的井台旁,看看井台,又看了看路对面,以前这里是一户人家的大门儿,门口有一个约两三米见方的坑,记忆中唯一的一次挨打就在这里。那是一个夏天的雨后,坑里积满了浑浊的水,小伙伴们脱得精赤条条跳入坑里打水仗,我也不甘示弱,脱了衣服加入其中,不想被姆抓住胳膊揪回家。我的挣扎招来几巴掌搧在屁股上,立马就老实了。等我瞅机会又溜到坑边时,早就没有了伙伴们的身影,听说都是被父母拎回家,不少人与我一样挨了打。

离开老宅回到姆家时,恰好坟上的开挖工程结束,帮忙的人都回来了,院里院外挤满了人,厨师们叮叮当当地做着晚饭,雕刻制作着各种造型的祭品,准备晚上的祭奠仪式。我也赶紧准备一番,头戴白色孝帽,身着孝衣拄着哀杖,跟随在孝子的队伍中,缓缓走到大厨案前。接过祭品端举到额头前面,再走到灵棚里的祭桌旁,由执事人接过来一一摆放在桌上,农村管这个仪式叫顶贡。顶贡队伍都是由逝者亲近的晚辈组成,书进哥走在最前面,我紧随其后,庄重地跪、接、顶、走、送、揖……一步不落,表达了我对逝者崇高的敬意。顶贡结束后我还想加入到守夜的人群里,被哥嫂劝住了,安排我在姆平时居住的室内休息,真是一夜辗转,难以入眠。

回想起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我女儿来到这世界上,给家里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烦恼。家里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如何妥善交接小孩儿成了一件很苦恼的事情。

“你不是有个干娘吗?可以请她来照顾一段时间呀!”有个亲戚提议。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跟姆家商量,果不其然遭到她家人的反对,说姆已经是70多岁的人了,不宜再出门儿做这个事情了,连我们自己也觉得这个主意确实有点儿异想天开了。

谁知一星期后,姆一大早就出现在我家门口。陪同来的书进哥说,姆在家做通了所有人的工作,一大早就让书进哥送她来。这一幕真让我们全家感动不已,大家商量做好分工,谁能晚走一会儿或者能早回来的都事先定好,尽最大努力减少老人家的劳动强度,生怕她累着了。每周定时找车接送她,如果家里人有机会轮休,就尽量安排在每星期的头两天或尾两天,这样就能让姆多休息几天。有时机会凑巧,姆可以提前回家而来不及安排车去送,姆就自己徒步走回村子。姆的脚是缠足,看着她凭着两只小脚走20里路回家,想想我都心疼。在姆的悉心照料下,女儿健康成长,到了两岁半就可以进幼儿园了,姆的长途奔波才告结束。

姆不止一次对我说,领孩子这活儿她喜欢,这辈子都没干够。在她95岁高龄的时候还帮忙带重孙子呢。每次我带着女儿去看望姆的时候,她都格外激动,用力抓着我,看到我女儿时,脸上是那么慈祥,姆一定是回想起以前的美好时光了。

在跟书花姐聊天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了姆的大名叫王玉莲,1921年正月生人。多么美好的名字呀,跟姆一样美丽、阳光。

姆,愿去往天堂的您一路走好!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1-20060044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