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情是故乡浓

来源:自创 作者:刘大虎 发布时间:2021-09-01 文字大小: |

世间所有美好的情感都是岁月的陈年佳酿,喝上一口,醉在心头。它们像珍珠一样纯洁晶莹,光芒四射,要放在心中最柔软的地方,陪你走过春秋冬夏,走过山高水长。比如:故乡情。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有我幼年的足印。几度山花开,几度潮水停……”这是上高一时,班里一个女生教我们唱的一首歌。初闻不识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那时候,在我心里,故乡与情还没有吻合在一起,是割裂的。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除了乡音未改,早生华发之外,我的乡情深几许?我的乡恋有多浓?我的乡愁有几重?都深锁在我凝眸故乡的一滴热泪中。这一切,与我的人生经历密不可分。

 我的故乡是新密市牛店镇北召村,虽然离我现在的家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但我却有一种——天涯游子望明月,山高水阔知何处,渐行渐远渐无书的感觉。

 上小学三年级,父亲把我带到县城读书。两年后,父亲可以带家属了,母亲和妹妹跟着进城,我有了一个新家。爷爷奶奶健在时,节假日还经常回老家,自从他们去世后,就很少回了。父母去世之后,除了清明、春节、父母的忌日上坟祭祖之外,回老家的次数,屈指可数。每当想起故乡的人、故乡的事,心中总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郑州7·20特大暴雨,得知故乡受灾之后,就连忙给老家的小姑打电话,却一直不通,我心急如焚。熬了三天,电话终于打通了,却听不清小姑说些什么,于是驱车直奔老家。

 水灾之前,有工友对我说:“虎哥,你老家建得真漂亮啊!”我笑道:“你咋知道,去过我老家?”工友说是从抖音上看到的。是的,老家的确很漂亮,是一个正在建设中的美丽乡村。国家去年投入1200万、今年投入1500万、计划明年建成,如今已初具规模。

 千年古刹华严寺是故乡的地标(始建于隋开皇二年,公元582年),屡毁屡建,现存的为明清时代建筑。寺内禅房花木,曲径通幽,古柏参天,佛音袅袅,是一个清净修行的好地方。主持释恒旺法师是个得道高僧,工诗词、善书画,曾听法师宣讲佛法,心胸为之一阔。寺院山门前有一个大池塘,重新用砖石垒砌,引入清水,种有荷花,荷叶田田,鱼戏莲叶,如诗如画。老家有百年老宅,是原密县第四区区政府旧址,也曾是一所小学。我在这里上过两年学,如今是蔡氏家祠。

 故乡最亮丽的风景线,当属文化休闲广场。沿着广场一字排开的是仿古民居,粉墙黛瓦。门前小桥流水,水车浅塘,垂柳依依,牵人衣袖,再配上郁郁葱葱的红枫绿草,宛然一派水韵江南,如梦如幻。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乡亲们或唱歌、或跳舞、或散步,怡然自乐,一派宁静祥和的景象。然而一场水灾,这里的一切按下了暂停键。

 在村口,只见一辆救灾车停在那里,我连忙下车,过去搬运物资。一个老大爷看我满头大汗,以为我是救援人员、志愿者,赶紧塞给我一瓶水、一个面包,连声说谢谢,一副谦卑的表情,好像我给了他多大的恩惠似的。我的心如针扎一样,久蓄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大爷,不用谢,我也是北召人。”大爷一愣:“你是北召人?我咋不认识你?”是啊,在老家,我认识的、认识我的乡亲又有几人?老大爷又怎会知道我的一缕乡情?一抹乡愁?我把爷爷和父亲的名字告诉老大爷,老大爷哦的一声:“知道知道,认识认识!回来看看好啊,这洪水,唉!”安慰一番老大爷,怀着沉重的心情,我在村里转了转,看了看。

 华严寺后面的一道院墙被雨水冲塌了,好的是主体建筑都没事儿。池塘里原本清澈的水面漂浮着枯枝败叶,污浊不堪,不见荷叶,不见鱼儿的踪影。石栏外有一个警示牌,上面写着“水深危险,请勿靠近”。有几声久违的蛙鸣传入耳中。“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此时此刻,辛弃疾的词失去了欢快的一面,蛙鸣也变得刺耳,让人心烦意乱。

 这次水灾,故乡损失最严重的是村西头的第三村民小组,放眼望去,墙倒屋塌,一片废墟,满目凄凉。电线杆横七竖八地倒在路上,路也被冲得大坑连小坑。广场上铺满了厚厚的淤泥,几无立足之地。小石桥下塞满了杂物,几辆汽车泡在水里,水车被冲成碎片,只剩下水泥基座,孤零零地立在那里,看了让人心痛。正在修建中的集餐饮、住宿、购物为一体的大型酒店,一楼部分受损。村外的田野,玉米或淹没在水里,或倒伏在淤泥中,一群麻雀蹦蹦跳跳,在啄食地里的玉米,有人或车路过,扑棱棱飞起来,在空中盘旋,一会儿又落下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情,父老乡亲们没有怨天尤人,没有等靠要。村干部在第一时间组织村民积极开展抢险救灾,救援队伍也在抢修水、电、路等基础生活设施。在党的领导下,勤劳善良、坚强勇敢的乡亲们一定会在废墟上,重建家园,把故乡建设得更加美好!

 吟诵着《回乡偶书》,从唐朝走来的贺知章算是游子。唱着《乡愁四韵》,从海峡那头走来的余光中算是游子。我是否也是游子?问天问地问自己。

 父亲生前把老屋卖给了乡亲,老屋住着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大爷,老大爷去年去世了,老屋就一直空着,无人居住。这次暴雨把院墙冲塌了一个大口子,挨着东厢房的羊圈也倒塌了。西屋外墙上,原先残留的、斑驳的、父亲用工笔小楷书写的毛主席语录,也被雨水冲刷得荡然无存。院内荒草丛生,弥漫着凄清、凄冷、凄凉的气息。闭上眼,爷爷奶奶、父亲母亲……亲人的面容在我的脑海浮现,尘封的记忆、以往的欢笑向我走来。睁开眼,依然是断砖残瓦,满院荒草。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已不再姓刘,可又有谁知道,我的乡愁依然姓刘!“残门锈锁久不开,灰砖小径覆干苔。无名枯草侵满院,一股心酸入喉来。忽忆当年高堂在,也曾灶头烧锅台,恍觉如今知行影,故乡无人诉情怀。”此情此景,纵是心如钢铁,也化绕指柔。不知不觉中,我已是泪流满面。

 天色已晚,心中长叹一声,回去吧,回去吧!城里的那个家只是我身体的居所,故乡才是我心灵的归宿。故乡情,伤感中流淌着温暖,温暖中孕育着希望。我相信:我的故乡情会把我的梦和灵魂摆渡到生我养我的地方。前些时,刚学了一首歌《情是故乡浓》,与《故乡情》有异曲同工之妙。我要把它唱给父老乡亲听,唱给逝去的亲人听,唱给故乡听:“走过了山几重,走过了水几重。豁然回首才发现,情还是故乡浓……”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1-20060044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