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回家的人

来源:自创 作者:刘大虎 发布时间:2022-04-13 文字大小: |

 

“吹落了思乡的尘,却吹不去额头的纹。走完了天下的路,才想起了回家的门,追上了漂泊的人,却赶不上漂泊的魂……”1994年春晚,一首《回家的人》,唱出了无数漂泊在外的游子的心声。尤其是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台湾国民党老兵,更是深有感触,丁大伯丁二伯就是其中的代表。
  丁大伯丁二伯是父亲的同事丁伯的两个哥哥,荥阳人。丁大伯十六七岁就当兵了,虽然是国民党部队,但也在抗日战场上浴血奋战过。1948年,丁大伯的部队驻扎在郑州。由于家庭贫困,无力再供养丁二伯继续读书,他就与丁爷爷商量,去找大哥,让他找个活儿,当兵也行,总之可以吃饱饭。1948年8月的一天早晨,丁二伯背着简单的行李,拿着丁奶奶给他准备的煮鸡蛋、烙馍,丁爷爷送他去郑州找大哥,在老坟岗,正好遇见丁大伯。那时候,国共交战正酣,不好找活儿,丁大伯说,干脆你也当兵吧,就这样,丁二伯走进了兵营。只是,丁二伯做梦也想不到,他这一走,就走了千万里,走了数十年。这一年,丁大伯21岁,丁二伯16岁。
  第二天,部队就开拔了。从此,丁大伯丁二伯与家里失去了联系,直到新中国成立,仍然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两个儿子生死未卜,吉凶难料,丁爷爷丁奶奶忧心如焚,寝食难安。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1950年的一天,丁伯的姥娘家收到一封信。事实上,当丁爷爷拿到这封信时,它已经在路上辗转漂流了两三个月了。信写得很简短,只有寥寥数语,是丁大伯在行军途中仓促而就。爹、娘:见字如面!我和二弟随部队准备去台湾了。三弟(丁伯,六七岁了)长高了吧?四弟(大概两三岁)也还好吧?爹娘,你们多多保重身体,等着孩儿,我们会有见面的那一天的。那时候,丁大伯丁二伯还不知道,他们还有一个五弟,尚在襁褓之中。
  丁伯说,丁爷爷的心态好,乐观开朗,我见过了他几次。丁爷爷看人时总是微微歪着头,笑眯眯的,慈祥和蔼,额头饱满,白胡子飘至胸前。若是再拄着一根拐杖,简直就是南极仙翁的化身。丁奶奶把丁大伯的信宝贝得什么似的,想儿子时就让丁爷爷念给她听,越听越想,越想越听。丁奶奶在望眼欲穿的思念中,落下了病根,丁伯说,我娘若是和我爹一样想得开,是可以多活十几年的,至少可以与我大哥二哥见上最后一面。
  由于政治原因,丁大伯丁二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与家母断了音讯。丁大伯去台湾前的一封家书,承载了大陆与台湾两岸浓浓的乡愁与深深的思念。多少话,只能在梦里倾诉。
  岁月在思念中流淌,流过了八千里路云和月,流过了丁大伯丁二伯的青春年少,流过了丁爷爷丁奶奶翘首以盼的目光和飘在风中的白发。一年又一年,台湾海峡的海水又苦又咸,就像丁大伯丁二伯思念的泪水。这海水日日夜夜冲刷着礁石,冲击着丁大伯丁二伯思乡的心,仿佛是声声呼唤,呼唤他们的归来。
  1980年3月8日,尽管已经过去四十余年了,丁伯对这个日子依然记忆犹新,如同昨天。这一天,丁爷爷收到了一封来自香港的信。这封信很厚很厚,很长很长,丁爷爷读得很慢很慢,丁奶奶听得很静很静,一句话也不问不说,唯恐漏掉一个字。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世界仿佛静止了,只有丁爷爷读信的声音,以及他们怦怦的心跳声。读完信后,丁爷爷和丁奶奶抱在一起,两个年过古稀的老人相拥而泣。原来,丁大伯几经辗转,与香港的一位朋友取得联系,托他转寄给了丁爷爷一封信。对于丁奶奶来说,这封信一方面奏响了她心中的喜悦旋律,一方面又把她的思念推向另一个极端。自从丁大伯丁二伯去台湾之后,丁奶奶度日如年,一旦得到他们的消息,渴望与儿子见面的心情更加强烈。然而,在当时却是难于上青天。丁奶奶放下了原来无着无落但却强大的精神动力,又捡起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疾病缠身的丁奶奶,身体更是每况愈下。
  抛开所在的阵营不说,单就军人而论,丁大伯丁二伯很优秀,他们在军中以中校退役。更为可喜的是,兄弟二人在台湾,娶了姐妹俩为妻,引起轰动,传为美谈。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丁大伯兄弟二人互帮互助,渡过生活中的种种难关,子女也个个成材。日子过得虽然不是很富裕,但在老兵们中间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有人说中国最大的乡愁是台湾。“萧萧白发倚门望,梦里飘飘回故乡。慈祥老母添饭菜,醒来犹觉口余香。”这是一个台湾老兵写的一首诗,是老兵们心情的真实写照。说到底,成千上万的老兵乡愁的出发点与落脚点是远在大陆的父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许多老兵与家里取得联系。老兵们不断联名上书、请愿、静坐,要求国民党当局准许他们回大陆探亲。时不我待,再不回去,恐怕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爹娘一面了。终于,1987年11月,台湾总统蒋经国宣布开放部分人士赴大陆探亲。
  1988年,阔别家乡四十年的丁大伯丁二伯踏上了回家的路。“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此时,丁爷爷已经八十高龄。丁奶奶于1982年去世,临终之际,仍念念不忘她的两个儿子。丁大伯丁二伯回到家乡,没有进家,先到丁奶奶的坟前,捧起一把泥土,捂在心口,一声:”娘啊,儿子回来晚了。”令乡亲们无不为之动容,唏嘘不已。
  丁大伯丁二伯虽然人在台湾,却心系故乡,关注家乡发展,祖国建设。1998年抗洪救灾,2008年汶川地震,他们积极捐款捐物。和许多老兵一样,他们坚决反对“台独”,盼望祖国早日实现统一。
  “人生是一粒种,落地就会生根。风吹年华的梦,落叶总要归根。”如今,丁大伯95岁,丁二伯90岁,都已经是耄耋之年了,他们最大的心愿是百年之后能够落叶归根。丁伯说,这个愿望恐怕是难以实现了。毕竟他们在台湾也是子孙满堂,如果那样的话,不是又添新的乡愁?
  “做完了想做的梦,仍有颗思乡的心。多少年我不止一次地问,游子的心为什么这样沉。多少年我不止一次地寻,回家的路上是否绿草茵茵……”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豫B1-20060044 豫ICP备12008426号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