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欢迎您!

登录OA | 协同办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文化 > 文学艺术

一碗疙瘩汤

来源:自创 作者:雷松超 发布时间:2020-09-04 文字大小: |

礼拜天在家休息,该吃晚饭的时候,老婆大人征求我的意见(因为我是一个十分挑剔的肉食主义者,而老婆则是坚持常年吃素的素食主义者,所以,虽然她年近50了,身材依旧那么苗条),正在微信朋友圈里游荡的我随口说了一句,随便。

没有多大工夫,勤劳贤惠的老婆就端到我面前一大碗的疙瘩汤、一盘热腾腾的南瓜菜。不过,这碗疙瘩汤不同于一般的日常单有小麦面糊熬制的疙瘩汤。这碗汤里添加了红枣、花生米、核桃仁、鸡蛋丝。望着这碗我认为一日三餐中最为平常不过的疙瘩汤,饥肠辘辘的我没有再说三道四,低头就着南瓜菜吃了起来。谁知,两样东西到了口中,感到格外甜香、绵柔、润滑、可口,三下五除二,一碗疙瘩汤和半盘南瓜菜就下了肚。意犹未尽的我对立在一旁的老婆亲热地问道,还有没有了,再来一碗。老婆接过我手中的碗,疑惑之余又惊讶带微笑地嘲讽道,今晚是咋啦,我做的饭好吃了?

那晚,两碗疙瘩汤一盘南瓜菜被我舒服地吞进了肠胃里。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肚子,我感到了人生的惬意和快活,也勾起了35年前一段往事的回忆。

在我年少的记忆里,家中一天三顿饭,除了红薯疙瘩红薯面条就是玉米粥玉米馍,只有到了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难得的白面馍。这白面馍里还掺了一部分玉米面,看着白光而瓷实,吃起来艮牙、难咽,至于小麦面粉拌鸡蛋丝熬制的疙瘩汤纯属奢侈享受,只有遇上个头疼脑热的小毛病,才会喝上一小碗。为此,三弟就在娘的面前常常“闹肚子”,蹭好吃的。我至今难忘的是每年的春天,家里的粮食接济不上时,娘就给我们蒸豆腐渣糕、榆钱叶、杨树叶、槐花菜吃。那时,娘正年轻,在生产队的磨房里挣工分,为养活我们兄弟姊妹几个,她想千方设百计地给我们弄吃的,什么蒜泥(水)凉拌红薯面鱼(用登封土话说叫“蛤蟆蝌蚪儿”)、红薯面菜包子等,填饱了早年那幼小的肠胃,我也在这种劣质、粗糙、没有多少营养的食材中慢慢长大成人。

如今我在城里生活,随着国家富民政策的出台与实施,我家的生活条件也提高了许多许多,加之我是个从那个饥饿、贫困年代走出来的一代人,或许是劫后重生的缘故吧,我极其偏爱吃起肉食来。尤其是这几年,登封城大大小小酒店饭铺光顾的次数也不少,舌尖的味觉越来丰富多彩,洛阳的狮子头、开封的酱牛肉、邓州的叫花鸡、曹县的驴肉火烧、北京全聚德的烤鸭、青岛的大虾、杭州的鲈鱼、黄河滩上的雁腿、雁鸣湖的大闸蟹、空运过来的韩国海鲜、自制的五谷豆浆、超市里的鲜牛奶、西华逍遥镇的糊辣汤,就是登封城嵩阳路上孙家的烧饼夹豆腐串也充盈了我的肚子,肥硕了我的四肢和大脑。

有一句十分哲理的话叫作“物极必反”,当荤腥味膨胀到一定的时候,你就会不自觉地想回归自然与朴素,尤其是当你面对“将军肚”带来的高血糖高脂肪,高度浮躁高度抑郁,危害你的身体健康妨碍你的精神世界时,你就会想学陶渊明,向往“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清淡清雅生活。小葱拌豆腐、芥丝掺韭花、大蒜腌萝卜、小米调黄瓜、疙瘩汤就南瓜的田园生活,成为了一种时尚的人生享受。

一碗疙瘩汤勾起了我对年少生活的美好回忆,让我体会到了活在当下的真正含义。我应该感谢至亲至爱的老婆为我做的“珍珠翡翠白玉汤”,让我体会了一把做大明朱皇帝的瘾。


【打印本页】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6-2021 zmjt.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郑煤集团信息管理中心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1-20060044

地址:郑州市中原西路66号       电话:0371-87781116

全国互联网安全管理服务平台备案号: 豫公网安备 41010202002883号